湛江俱乐部推荐分享组

旅游集团的大住宿跨界

品橙旅游2021-11-25 07:22:15


品 橙 旅 游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



【品橙旅游】4月21日,2017品橙旅游大住宿论坛圆满召开,与会的连锁酒店集团、在线旅游平台、单体酒店、酒店规划及设计公司、非标准住宿业者、旅游地产商、旅游投资机构、航空公司、旅行社、酒店配套服务商、数据调研机构、酒店教育及培训机构和媒体代表等400余人共襄盛举,从数据、政策、投资、产业、市场五个角度,交流经验和探索合作。


在当天下午的“旅游集团的大住宿跨界”圆桌论坛中,来自新华联文化旅游副总经理徐道明、Club Med地中海俱乐部业务发展总监宋蕴刚、江西省旅游集团副总经理、江西大武功山旅游集团董事长、江西省旅游规划研究院院长洪文艺、雅达国际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翟毅、中青旅遨游网创新事业群副总经理李斌、途家平台运营公司副总裁林泉,就各自的企业如何涉及到大住宿领域,以及未来在大住宿领域有哪些新布局和新跨界等话题展开了广泛的交流和讨论。


以下,为圆桌论坛的文字实录:


主持人:其实我们今天的这个主题大家看到是“大住宿邂逅旅游+”,这个“住宿”和“旅游”确实是密不可分的,我们接下来探讨的问题就是旅游集团如何通过住宿作为一个切口,去更多的开发旅游资源、开发旅游产品。关于这个话题我们要进行接下来的圆桌论坛,接下来这个圆桌论坛的主题就是“旅游集团的大住宿跨界”,我们要邀请我们的嘉宾主持是品橙旅游的创始人王琢博士,同时邀请我们接下来的座谈嘉宾,让我们掌声有请:


新华联文化旅游副总经理 徐道明

Club Med地中海俱乐部业务发展总监 宋蕴刚

江西省旅游集团副总经理、江西大武功山旅游集团董事长、江西省旅游规划研究院院长 洪文艺

雅达国际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 翟毅

中青旅遨游网创新事业群副总经理 李斌

途家平台运营公司副总裁 林泉



王琢:在座各位嘉宾好,在座的各位来自不同的旅游集团,像徐总来自新华联,洪总来自江西旅游集团,翟总来自雅达,李总来自中青旅,林总来自途家,还有来自地中海俱乐部的宋总。


新华联、江西旅游集团,本身都是比较大型的有旅游业务的企业,请徐总和洪总分别谈一下所在集团怎样涉及到大住宿领域的,未来在大住宿领域有怎样的布局和跨界?


徐道明:大家下午好!我现在服务单位是新华联集团,是一家民营企业,去年的营收大概是700多亿,在全国民营企业集团排名大概能排到三四十名。之前主要的产业是房地产,这两年从房地产开始往文旅方向转型。


我前一家服务的单位是万达集团,我在万达工作了5年,从万达开发第一个项目,也就是万达从第一个开始转型的那年开始,在万达工作了5年,见证了整个万达从商业地产往文旅转型的一个基本过程。特别是从去年6月份开始,国家建设部等三部委联合发通知,在全国建设1000个特色小镇。从那时候开始,很多房地产企业都在往文旅方向转型。在1000个特色小镇里面,现在据不完全统计可能超过50%都是旅游小镇。


大家都看好文旅这个产业,新华联集团也是一样,转型的方向就是文化旅游产业,投的第一个项目在长沙,大概要投100多个亿,这个项目基本的业态是一个古镇型的旅游度假区,它里边主要涵盖的内容也有住宿。住宿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但是不仅仅是住宿,他打造的是一个高品位的面向中高端消费的一个旅游度假区。所以,除了住宿这个要素之外,还有一些其他的,包括游乐设施等。游乐设施也整合了世界上一流的设备,包括用的一些创意团队,有好几个是给迪士尼、环球影城做过创意、产品的。另外一个,深入地发掘了当地的文化特色、文化资源。因为本身现在古镇建的地点就是唐代的古瓷窑遗址,这是第一个项目。第二个项目是在安徽的芜湖,第三个在西宁,第四个是在北京的房山,当然稍微小一些。另外还有一个现在正在洽谈的项目在涿州,另外韩国的济州岛等等也在布局,这是我们集团整个转型发展的趋势。


说到住宿刚才也提到,在做一个转型。住宿对新华联集团来说打造的不仅仅是住宿,而是一个旅游目的地,打造一个旅游的综合体,住宿只是其中的一个。酒店应该都是体量比较大的一个综合体,其实万达打造的大家知道里面有3000多间客房,新华联打造的会包括几个酒店、上千间客房。



王琢:接下来有请洪院长。洪总以前的身份是江西旅游规划研究院的院长,现在到了江西省旅游集团以及大武功山旅游集团担任董事长,有请洪总介绍一下江西旅游集团以什么样的姿态、什么样的形式,在业务里面怎么样来涉及到大住宿领域的?


洪文艺:感谢品橙旅游,这是我到集团当副总和大武功山集团当董事长的第一次亮相,我本人也一直在从事旅游住宿业的研究,我的博士论文也是写酒店。江西旅游集团是一个很年轻的企业,但也是一个时间很长的产业,2014年成立的,发展的很快,是国务院133号文件以后中国第一个混改成功的企业,现在正在筹划上市。目前我们下面有228家子公司。酒店板块实际上是我们集团的一个重要的板块,目前我们所拥有的板块主要是传统饭店的住宿业,还有国有原来划过来、转过来的东西。


下一步关于对业务的拓展,其实我们也有比较庞大的计划。尽管我们立足于江西,但从总的情况来讲,我们是去两头带中间的想法。两头就是那种奢华性的、超豪华型的酒店,特别是资产太重的,可能我们目前还不想过多的介入。另外,从经济性板块来讲,我们也不想过多的介入。满足现在游客细分市场需求的中间这块,精品酒店,好一点的民宿(有一个公司专门做民宿),还有轻奢型的酒店,这是我们的一个方向。


以我们研究院为支撑的,我们想做也正在做的一块业务就是装配式的住宿,也是结合我们集团旗下的景区,婺源、鄱阳湖、大武功山等地方,因为景观资源很美。


王琢:这个是不是跟湿度或者环境等,有一些关系呢?


洪文艺:对,我们现在做一些研究,因为现在装配式的住宿业,一般都是以木制的或者钢结构的、集装箱的为主,无论是从江西的气候还是整个华东长江以南气候来讲,这两种都是都不适用。原来我们也考虑过,比方说木制的,因为我们湿度大,容易烂,如果木头的防火处理不好的话,效益比不是很高。第二个,这几年长江中下游的几个省份,其实酸雨的概率还是很大的(将近60%多)。我们从另外一个入口,研究一些轻型的装备,特别像大武功山这种户外天堂,怎么样满足野外的东西,尽管它是一个稍微简约一点的东西,但是在这样一个美丽的风景下面,我们想把这块作为产业来持续地推进。


王琢:所以,你们在做自己的创新,未来还可能涉及到知识产权之类的东西。


洪文艺:对。



王琢:非常感谢刚才徐总及洪总两位给我们讲述各自的企业怎样跟大住宿做结合。前两天我看到一条有意思的新闻,中青旅和雅达在康养旅游方面做了战略合作,下面有请李总简单介绍一下中青旅在康养方面的尝试?翟总介绍一下雅达怎样从养老创新到大住宿领域的?


李斌:我来讲一下中青旅。因为中青旅作为国内第一家A股上市的旅行社公司,到现在应该是20年。我们在4月份做了一次新闻发布会,把中青旅新的战略定位进行了发布,其中刚才王总讲的跟雅达有一项,我们三项战略都是“旅游+”,我们提出“旅游+教育”、“旅游+康养”、“旅游+体育”,最终打造成人们的一种优良品质生活方式的提供商。这里面我们所有“旅游+”的内容都跟“大住宿”是分不开的。


其实我们在中青旅上市20年过程中,包括住宿领域我们也在涉及(包括我们投资的乌镇、古北水镇,其实都是跟住宿不可分的)。景区跟住宿、文化的结合,不仅包括星级酒店,包括客栈、民宿等方面都已经取得了一些成功的经验。我们在新三板上市的山水酒店,连锁酒店也是涉及到这一块。我们传统的旅行社行业,从最早的团队游到自由行,都是跟大住宿分不开的。团队游我们是跟星级酒店合作,到了自由行以后我们会拓展到更多的领域,除了星级酒店以外还有度假村、民宿。其实包括上午的花间堂,以及宋总的Club Med,旅行社行业和大住宿是密不可分的。我们下一步也会做一些跨界的合作,所以我们也不排除跟更多的大住宿的人进行合作。



王琢:李总最后的观点,用一句话表达,就是大门敞开,欢迎合作。接下来请翟总讲一下雅达是怎样的?


翟毅:感谢品橙给我这样的机会。我是旅游出身的养老人,养老圈里的旅游人,所以王博士前两天跟我说讲跨界的圆桌论坛我非常兴奋,我们真的是在做一个跨界的事业。其实我们雅达主要是基于养老产业下面对于老年市场的旅游以及周边的消费来进行服务的这样一个专业化的公司。


现在大家都在谈老年旅游,老年旅游现在大概分两个产品(长线一点的旅行产品),一个是基于基地类的产品,像比如说我们知道三亚等地方,他们会类似酒店式地开一些基地类住宿的产品。同时还会有一些养老院,像我们现在接触的黑龙江的项目,他就在养老院的配置,养老院这块也在吸收养老院客源住宿的填充。从这两个角度来讲,其实各有利弊,养老院倾向于老年专业化的养老服务,基地倾向于旅游,更多像酒店、观光这样的一个角色。


我们在实际的产品销售的过程中,发现这两个产品的品类多少都有一个弊端,比如说我们的老年客人到了一个基地大住宿的环境下,他会发现,他旅居的时候出现了身体状况的不好,或者园区内没有配套的解决方案。同时,在养老的场景下,他又缺乏了对旅游的辨别性的解决办法。我们雅达旅游做这块也正是基于我们集团在养老方面独有的资源优势。


雅达集团是红杉和IDG两大资本来投的,在乌镇旁边大概1.5公里的地方有我们一个大的产业园,整个大概投了71亿共1500亩。我们产业园基本分为六大板块,一个是我们的雅园,主要是基于我们综合性的复合型的养老社区;达园主要是我们在建的一个高端休闲旅游度假的区;同时在我们园区内还配套有康颐院、老年大学,以及老年用品;第四块是我们刚刚开的一个文化艺术中心,该中心集约了杭州、上海等一些知名艺术家。因此基于这些硬件的配套,我们把自己园区的资源优势打造成相对中高端的产品。所以我觉得基本上能够把我刚才说的那两大品类的住宿都涉及了。刚才李总说了,希望在这个环境下大家加强合作,也希望大家有空的时候为父母看看这些养老社区,有机会来到乌镇,乌镇旁边也看看我们的园区,为父母的养老找一个更好的合适的地方。



王琢:刚才我们徐总分享时提到一个问题,就是现在很多度假村已经变成了一个小的目的地。其实说到小的目的地这个概念,让我想到一个词叫“一价全包式度假村”,我注意到在座嘉宾同时把目光汇聚到了宋总这边,下面请宋总讲一下Club Med地中海俱乐部在中国有哪些创新,如何创新的?


宋蕴刚:谢谢王琢博士,也谢谢品橙,今天邀请我过来做关于Club Med分享。其实总的来讲Club Med还是一个度假村、度假集团,还是一个传统行业,所以今天有这么多互联网的大咖都在,说有多少创新我还不敢说,但是有一些变化我也愿意跟大家进行一些分享。


大家知道,Club Med是一个法国品牌,到今天已经有60几年的历史了。前两年有一个大的变化,Club Med实际上已经成为复星集团全资收购的企业了,所以它是法国品牌,但是已经是一个中国的企业了。在这之后会发生很多的变化,我相信第一个变化就是它的重心更加偏向中国的市场,加快对中国市场的拓展。


举一个例子,我们的第一个在中国的度假村是亚布力度假村,是5年前开的。目前为止我们在中国已经开了5个度假村,两个滑雪的在东部,一个亚布力、一个北大湖,有一个风景优美的山水度假村是在桂林附近,还有两个阳光度假村,一个是东澳岛、一个在三亚。步伐不是很快,挺稳的,但是,复星收购以后我们就加快了步伐。


跟大家汇报一下,未来2—3年我们在中国会有7家度假村开幕。为什么这么重视中国的市场?其实有两个因素,第一个因素,中国中产阶级的迅速扩大,他们对快乐假期的渴望,使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商机。第二个,现在中央已经全面放开了二孩政策,所以又有一次的婴儿潮要出现,Club Med这种以家庭为主的度假方式,相信未来会迎来一个很大的市场。有一些小的细节,比方在住宿上面,中国的客人现在对于住宿的面积、硬件的要求已经是非常高了,大家可能都去过法国,知道法国的酒店床有多大、房间有多大,但是我们在中国的度假村一定要遵循中国度假村的需求,包括餐饮上面的调整,也包括我们的儿童俱乐部,每年的暑假和寒假都会有小小夏令营的活动,活动安排上我们知道,中国的家长不仅想让孩子去玩的,还要去学东西的,最好学完了还能拿一个证的,这种针对中国家庭的心态我们是研究得比较透的,而且我们也愿意为此做出改变。同样的,我们在中国的所有的度假村里面都有卡拉OK室、都有麻将室,没有这两点的话有很多的中国客人就不满意。


其实还有一些改变是关于品牌上的。我们在今年会正式发布Club Med旗下的另外一个子品牌,叫做Club Med Joyview,目前我们会针对北京、上海、广州这些一线市场的周边只要驾车两三个小时就可以到达的地方开设我们新的度假村,今年会开2个,明年3到4个。其中,在我们北京的周边就会开几个,有些还可以跟古北水镇做邻居,一会儿有一个小小的环节我会进行介绍,请大家期待。刚刚翟总说了,邀请大家带着父母去进行健康养生度假,我看在座的各位可能都有孩子,我也代表Club Med希望大家能带着你的孩子、带着你的家人在Club Med的度假村度过美好的假期。



王琢:林总这边,最近做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发布了一个产品叫VaShare,重新定义了度假和分享住宿这块。VaShare隶属于途家,众所周知途家是做分享住宿的,在全球也非常具有领先性,下面我们请林总介绍一下,在途家的大平台上做VaShare大概是怎样的初衷,产品是怎样的逻辑?


林泉:今天我过来是跟大家分享一下,因为途家是一家创业公司,VaShare也是创业公司,包括途家之前也是旅游行业,做互联网的,所以给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创业的想法和考虑。


如果途家是共享度假1.0,我们定义我们VaShare是共享度假2.0,我们想解决的问题,是想以所有权共享,我们称之为终极共享为目标的会员制平台,我们希望大家享受到更便宜、更好的度假出行体验,这个方式来源于什么地方?从途家创业来讲,其实现在很多中国人多少都有一个度假的习惯,每年大家可能都有年假,现在去三亚,可能很多市民朋友一年去两次,包括东南亚很多地方,大家形成度假的习惯。原来的度假产品基本上以OTA的订单模式为核心的模式,这种模式非常方便,选择非常多,但是也有用户的痛点:


第一,价格比较贵。我们分析一下价格贵在什么地方?因为我们创业的时候,自己经营一个小房子,在途家上售卖。我的房子在酒仙桥,我们租金是9千块,我们在网上做经营,大概一个月可以卖到1万块。其中1500块是来自于平台成本,因为我平台上卖,途家也收我的佣金,我的佣金大概1500,还有1500块可能帮我做打扫的阿姨,阿姨的成本不到1千块,还有水电等等的费用,我最终赚多少钱呢?其实我一个月赚5千块。这个贵在什么地方,贵在房租的成本和销售的成本。途家1.0做什么呢?很多人会有第二种度假方式,我每年都去度假,能不能在三亚买一套房子,很多人在三亚买了一套房子,这是我们途家创业的初衷。他房子买在这个地方,一年只入住一到两周,其他时间怎么办。在途家上我们帮你经营,你自己入住的时候就入住,很方便,你不入住的时候我们帮你做经营,我们发现也有他的痛点在。如果你有钱买这个房子,因为每次我们业主入住非常便宜,只要花大家的打扫成本,你住一天不到100块,因为你的成本就是阿姨打扫的费用比如50—60,大家的洗涤成本比如说30块,以及你的牙刷这些客用品的成本,所以整体的成本不到100,业主可以享受到低价。其次,这个业主投入什么呢?他的占用成本比较高,买一套房子,大家50万、60万很正常,而且整个周期比较长,你中间还要交物业费,如果这个房子地方不够好,即使帮你做经营,但是整个市场规律没有办法违背,中间能赚多赚少还要看成本。另外一个问题是局限性,你住这套房子便宜,住其他房子不代表便宜。我们做经营的时候发现一点,特别是刚开始做,别的酒店都是客人做经营,途家出来做有一个2C端是基于我们的多样性;2B我们会有一个专门的形式,初期的客人都是我们的业主以及业主的朋友,帮助提供了很好的客源,我们发现这个形式蛮好的。如果这个人不需要花那么大的资金成本,如果你只需要出来住一周,你能不能只花一周的钱占有这个房屋的权益。所以我们想突出第二块,刚才我发现有一部分人有钱,有一部分人也有度假的需求,我想为他做一个定制产品。所以,我们想推出一款预付费的产品,这个产品你只需要购买房屋的1/52的产权,接下来你拥有什么呢?你拥有这个房子一周的度假住宿的权益,这是我们基于我们的会员制。


第二块,如果你有一套房子、别人也有一套房子,加上我们途家放在我们平台里面其他伙伴能不能有一个交换的平台,这样大家就可以实现,我花较少的钱能够在较多的范围里面进行我度假的选择,而且10年之后我们看市场的情况,我把这个房子卖掉,对投资成本做一个回收——我们在做类似的一个事情。这个事情好在什么地方?第一个我们发现,这个过程里面把整个大家购买的第一个流程以及到最后大家来获客的成本,我们能够把整个资产的成本降下来。第二个,我们把销售成本降下来,因为这套房子已经有一些人,我不需要设立我的销售部门,我不需要通过OTA去来拿佣金,我只要把服务做好,让用户享受到更便宜、更好的服务。


王琢:林总发言逻辑性非常强,不愧是产品出身。接下来还有一个小话题,请各位从自己企业或者产品用户画像角度畅想一下未来,中国需要怎样的大住宿,是精品类的,还是星级连锁,还是一站全包呢,或者是民宿类的呢?


徐道明:到底哪个会成为主流?我们对市场做了一个分析,最近麦肯锡有一个报告,说中国人的消费观念在发生改变,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在为自己的喜好和花钱,中国人的消费焦点在转向更好的以品质,健康和家庭为中心的领域。我想从麦肯锡的报告里面,谈到中产阶级消费的主体。包括新华联,其实也包括万达、复星等等,往文旅方向转型的时候,首先考虑一个群体就是中产阶级消费,肯定要打造适合中产阶级消费的产品。


其实我觉得就像有本书里《世界是平的》所说的,随着信息化的普及,越来越多的产业边界越来越不清晰。例如裸心谷,你说它是一个民宿,还是一个精品酒店,亦或是一个连锁酒店。反正提前一周订不到它、提前一个月也订不到,提前两个月订也不到。怎么能订到?通过中国的保时捷或者陆虎预定中心可以。它把自己打造成一个奢侈品了。所以说,各种大住宿的边界越来越不明显。


但是作为我们来说,考虑的方向到底要往哪个方向走,我觉得最起码抓住几个市场发展的趋势。对于任何一个文旅项目来说,可能两个人群是我们需要关注的,一个是80后、90后,一个是三口之家的家庭,可能这两部分人群占我们70%、80%的群体。另外一个是两端的,60岁以上的人群(大概占到2亿吧),还有2—16岁的青少年(可能也有超过2亿),这两部分是需要重点关注的。


再有一个需要重点关注的,就是跨界的,可能跟体育的结合。中国在2016年整个体育的产值大概在4千亿人民币,美国是5千亿美金,中国4千亿人民币里面70%都是耐克的鞋、阿迪达斯的衣服等等。但是从美国来看,人均GDP到了8千美元的时候,中国正好在这个坎上,“体育+旅游产业”会有飞速的发展。所以到底是高端酒店、还是精品客栈、还是民宿,我觉得只要抓住你的细分市场,把细分市场真的做专、做细、做强,这样你真的就能做得越来越好。


王琢:徐总观点真的是句句透露大智慧。宋总,从您的角度说一下中国需要怎样的大住宿?


宋蕴刚:我完全同意徐总所说的,这个市场的细分越来越明显,我相信无论是民宿也好、经济型的酒店也好,商务型的酒店业好,包括度假性的酒店,这个市场的细分越来越细,我不觉得说未来哪个类型很好或者哪个类型根本在这个市场活不下去,但是最关键的是这个类型的酒店也好、度假村也好,你要想清楚自己的优势在什么地方,你要寻找什么样的客源,什么才是你真正的诉求,把你的这种个性化的服务做好,你就能在市场上立于不败之地,这是我的一个看法。


王琢:洪总您这边对中国需要怎样的大住宿有何高见?


洪文艺:其实也是两个逻辑,一个逻辑,从我们企业来讲是做什么呢?大旅游、大消费、大生活、大健康,这是围绕整个旅游行业,已经颠覆原来传统的六要素的概念,基于生活、基于消费、基于健康,这是旅游业的一个本质,发生了这样的变化。在这样一个逻辑上看住宿行业的逻辑,如果说未来需要什么样的大住宿,我想除了“大”之外应该是由无数个“小”、无数个“特”、无数个“精”、无数个“专”来构成的,没有这无数个“小、特、精、专,这个大就够不成真正的大,这是这个旅游时代赋予我们住宿业从业人员和参与人员的。


王琢:翟总,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翟毅:我想刚才三位老总说的都特别好,其实我们觉得刚才讲的,一定要对我们的细分市场做专业化、专注性的运营,这个是特别重要的。其实,我们无论是做住宿还是做旅游,更重要的是要看准我们客户的需求,和服务对象的精准的定位,就像我们专注在做养老、专注做老年的旅游以及休闲一样。像刚刚徐总讲的体育周边的消费,我们就是在专注做我们45岁以上的老年人的市场,我们在园区甚至配套了一个地,就是种地,老年人在我们园区旅居的时候可以种地,其实就是一个小小的动作,我们要做的就是让我们的细分市场客户满意。


王琢:接下来请李总讲一下。


李斌:刚才前面嘉宾都说了,再说两点,第一点,我觉得所有的住宿都要有它自己的精气神。大众化的住宿模式,可能路子越走越窄,反倒有自身特色的、有自身文化品质的会更有潜质,无论是中国传统文化或者外国文化,更重要的是有自己住宿的酒店文化,我觉得这可能是很重要的一点。再有,可能要回归我们服务业的本质,不管怎么做,其实最后还要回到“服务”两个字,我们任何的住宿如果脱离了服务,无论外形如何,还是无法赢得客户。


王琢:下面有请林总。


林泉:这里面我做两个预测。第一个,大家来做跨界,将来一定会有更多的链接,这是我的理解,因为我们面临的是不同的人,无非是这个产品属于A公司的,另外一个产品属于B公司的产品,所以用户是核心,我们大家应该有更多的信息共享。而且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包括很多论坛,我们从业者大家有更多的属性,我们知道彼此做的什么事情,有什么关联,一定会有大家更多的合作,最终服务我们的用户。我觉得更多的信息,未来一定会做的更好。第二块我的感觉,相对来说,如果能改变这个事情,一定要有价格,或者一些在这方面更容易的门槛,可以定义为是来做降级。这个降级不代表大家的品质降级。大家需要的是什么?我们住宿需要大家干净、整洁、服务,我们可以给用户做定制,或者把成本降低下来。如果需要一个前台接待,可以共享出来,成本降下来,带来价格的降低,这样我们提供更多更好的产品,有更大的发展。


王琢:时间关系,最后有请各位嘉宾用一句话总结一下各家企业对未来大住宿的愿景?


徐道明:把情怀带入规划,用服务提升利益,把大住宿打造成顾客期待至上的旅游度假产品。


宋蕴刚:作为度假村来讲,确实跟大住宿既有交叉的地方,又有一个跨界的地方,不管怎么样,我们希望通过我们对于家庭用户专注化的研究和不断的拓展,能让中国千千万万的家庭在我们的度假村里面享受到快乐、享受到健康、享受到活力。


洪文艺:为旅游、旅行、旅居生活的人们提供专业的产品、专注的服务。


翟毅:不忘初心,用我们的专业服务、专注在我们的专业市场,做好细分市场的每一步工作。


李斌:不管为游而住还是为住而游,其实更重要的还是我们的品质,做好服务永远是我们的第一位。


林泉:希望我们先服务好我们初期的这些深度的度假用户,希望他们能够通过更好、更低价的度假产品来享受更美好的度假生活。

来源:品橙旅游,转载请注明。本文有删节,全文请点击左下链接,或公众账号菜单查询

更多旅游资讯在www.pinchain.com


击看全文,了解更多旅游国际视野

↓↓↓↓↓↓↓

Copyright © 湛江俱乐部推荐分享组@2017